九送新闻

您的位置: 九送新闻 > 文化 > 94年前的今天,故宫博物院正式对外开放,筹备过程曾历经“风雨

94年前的今天,故宫博物院正式对外开放,筹备过程曾历经“风雨

发布时间:2019-11-15 09:32:00  来源:  九送新闻

故宫已经成为北京最热门的旅游景点。节日期间,数百米长的队伍经常排列在宫门前。94年前的今天(1925年10月10日),故宫博物院正式对外开放。从世界难以涉足的故宫,到鲁迅皇帝临时居住的故宫,再到普通人可以参观的故宫,这绝不仅仅是一个名称的改变。其中,走向民主和共和主义的艰难历程以及无数先贤和先贤的非凡努力都值得永远铭记。

关新呢

古物陈列馆首先开放

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清朝皇帝被迫退位。1912年2月12日,玉龙皇后发布了让位的圣旨,同意将权力移交给中华民国政府。从那时起,紫禁城成为了清朝的皇宫。根据《清室优惠待遇条件》,荀、清皇室暂时居住在内院,即清门广场以北地区,后来迁至颐和园,而象征朝鲜以外国家权力的国家部分则移交给了中华民国政府。

虽然清朝的大部分财产被收归国有,但民国初年,政局非常混乱,社会动荡不安。盗窃和贩卖文物的现象日益猖獗。盛京(现沈阳)故宫和热河离宫(现承德避暑山庄)物品最多,且远离首都,难以确保文物安全。因此,在各界有识之士的倡议下,北洋政府当时也把文物保护和博物馆建设提上了议事日程。1913年,在内政部长朱启钤的领导下,北洋政府决定将藏在这两个地方的各种文物一个接一个地运到北京故宫进行展览,设立古物陈列所,并向外界开放一些对外地区。从这个意义上说,紫禁城首次向公众开放,应该从古物陈列开始算起。由于袁世凯的北洋政府与逊尼派-清朝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第一任导演由清朝皇家卫队统治。无论如何,这是从紫禁城到博物馆的第一步,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起初,吴应店的大厅里只有一个展厅。后来,它逐渐扩展到文华大厅和三个主要大厅等区域,用作仓库或展厅。为了改善文物的保存条件,1914年6月在西安宫遗址的基础上建立了一个文物仓库——宝云大厦。这是我国博物馆历史上第一座致力于收藏的大型现代文物仓库,至今仍在故宫博物院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古物陈列办事处于1914年10月10日在古物仓库和陈列室准备就绪后正式启用。那一天,西华门和东华门被打开来迎接观众。人群拥挤不堪,游客们一个接一个地涌向各处。据统计,到月底,20天内共接待了11,000多人,这在当时非常令人吃惊。

文物展览实际上是中国现代民主革命的产物,是反复斗争的重要结果。它曾经占据了今天故宫博物院的一半,被誉为“中华民国成立后最有价值的建筑”。它在文物保护、古建筑保护、展览开放、学术研究、编辑出版、安全保障等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开创了中国现代博物馆发展史上的一个新时代,对当时的政治、社会和文化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1948年,古物展正式并入故宫博物院,完成了它光荣的历史使命。故宫博物院前副院长段勇先生高度评价了古物陈列的历史价值:“古物陈列的开放是整个紫禁城开放的前兆。它从舆论和意识形态上准备了整个故宫,为整个故宫的开放积累了经验和创造了条件。文物展览中心的许多规章制度也被后来的故宫博物院所借鉴。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古物陈列馆应该成为今天故宫博物院的前身之一。”

被拘留了13年后,溥仪终于离开了皇宫。

根据清朝的优惠待遇,在皇宫住了一段时间后,荀卿皇室应该完全搬出紫禁城,“搬去颐和园”。然而,从1911年到1924年,也就是13年后,溥仪仍然没有实现他的“迁宫”承诺。在此期间,他还试图恢复和摧毁共和国,宫殿中的珍宝通过各种渠道不断流失。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以革命为导向的直接将军冯玉祥在第二次芝罘战争中突然叛变,发动了“北京政变”。他监禁了直接受贿的候选人曹锟,黄福担任临时政府代理总理并接任总统。冯玉祥在我的一生中说过:“在中华民国的领土上,甚至在中华民国的首都,仍然有一个废除清朝皇帝的小朝廷。这不仅是中华民国的耻辱(对于没什么判断力的人来说,此时扎辫子是可耻的。”:现在保留溥仪等于给民国留辫子。什么是可耻的?)而且是中外有志之士总是试图利用的祸根。当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反对复辟时,我强烈要求消除这种奇怪的现象,根除这种罪恶,但当时我没有得到我想要的。这次在北京,我决心全力以赴去实现它。"

1924年11月4日,临时政府决定“立即将朝廷逐出皇宫”,并修改清朝的优惠待遇条件,具体由北京首都卫戍司令林忠、首都警察总长张弼和国家代表李玉英实施。第二天,国家军队切断了紫禁城与外界的联系。林忠和张弼带领20多名士兵和40多名警察进入神武门,直奔溥仪住处,执行驱逐皇宫的命令。清史被迫同意《清史优惠条件修正案》,但希望打包后搬出皇宫。李玉英严肃地说,“没有必要把文章打包。历史文化文章不应该被搬走。因为它是国宝,所以每个人都有一个姓是不合适的。今天你出去后,只有无用的太监会被撤职。宫殿仍将由最初的守卫看守,并被密封,以取得成功。”这为历史文物的保护和故宫博物院的建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双方就此事争论了很长时间。林忠担心并发症,并威胁要使用武力。前清摄政王载沣来到故宫,看到了这种情况,他知道不可能再坚持下去了,但他必须说服溥仪立即离开故宫。当天下午,溥仪和他的后妃等人乘坐国家陆军司令部准备的公共汽车前往后海北岸的秦春王府。溥仪离开皇宫后,留在皇宫里的国军官兵和警察,与清朝内务府的人员一起,一个接一个地封锁了宫殿和存放物品的地方,并加锁以备检查和登记。

武昌起义纪念日是医院的开幕日。

溥仪离开皇宫后,载沣和内政部长应劭仍然拒绝放弃,并要求将他们的私有财产归还给国家军队。溥仪的英语老师约翰斯顿也在外交界积极活动,希望利用外国势力干涉此事。为了尽快接管故宫博物院,结束清朝的欲望,民国政府于1924年11月6日晚发布命令:“修改已颁布实施的清朝优惠待遇条件,国务院将组织康复委员会,会同清朝的密切工作人员,共同清理公有财产的私有财产,并向大公展示。所有公共财产领取者都临时指示委员会好好照顾他们。一旦全部完成,宫殿禁令将开放给图书馆、博物馆等使用。借张文华的文化,并且长期挂下来。这份订单。”然后,由9名政府人员和5名洁净室人员组成了“洁净室改造委员会”。教育界和文化界的名人李玉英被任命为委员会主席。共有15人开始检查宫殿物品,并准备建立一个博物馆。

11月20日,康复委员会举行了第一次会议。洁净室的五名代表没有出席抗议。会议提出了宫殿物品的检验方法,讨论并通过了《宫殿物品检验规则草案》,对启封、检验、登记、编号、清点、拍照以及检查监督人员的组合等程序和程序作了详细、具体的规定。11月24日,宫殿里的物品收藏正式开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大型和杂项物品的收集工作基本完成。康复委员会先后编辑出版了28卷巨著《宫中物品收藏》(Collection of Items in the palace),共计117万件文物,全部向公众公布,自愿接受公众监督。

在调查期间,北京目前的局势动荡不安,冯玉祥被迫离开北京,段瑞奇就任“临时政府”,并多次阻挠康复委员会的工作。康复委员会顶住各方压力,努力开展检查工作。“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它的勇气尤其强大。”1925年7月31日,在溥仪出宫前居住的精神修养堂卧室里,康复委员会发现了八份文件,证明金良、康有为等人与溥仪合谋恢复皇制。清朝恢复皇制、摧毁民主共和制度的意图暴露无遗,进一步证实了将溥仪逐出皇宫的历史意义。由此,人们认识到,如果故宫不尽快建成,不足以阻止清朝的恢复和政府的偏袒。

9月29日,康复委员会决定建立“故宫博物院”。通过了《故宫博物院临时组织大纲》、《故宫博物院临时董事会章程》和《故宫博物院临时董事会章程》。它决定于当年10月10日正式建立故宫博物院。10月10日,又称“双十节”,是辛亥革命推翻满清武昌起义的日子,也是“中华民国”的国庆节。故宫博物院的建立定在具有纪念意义的双十节。可以说,洁净室改造委员会的工作为故宫博物院的建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医院开业日期确定后,立即进行了紧张的准备工作。参与此事的纳智良回忆道:“时间太短了,这真的是万不得已的措施。如果我们不把这个临时组织变成一个永久组织,总有一天会出现问题。但是组织者正在受苦。虽然事先已经听到风声并做好了准备,但前后只过了20天。应该建多少个展厅?每个陈列室的位置是腾出房间,把原来的东西放在适当的地方,清洗和擦洗,设置陈列柜,然后去各个宫殿收集展品。提货时,我们应该准备提单,计算所需数量,看看是否是假的。在提到它之后,我们应该在一张一张地展示它们之前,把它们擦洗、分类并写下展览卡片。多么紧张的工作啊!”虽然筹备工作有些仓促和不足,但由于我的同事们的不懈努力,我们得以在双十节举行盛大的开幕式,欢迎广大公众前来参观。

开放日挤满了游客,街道空无一人

尽管开幕式定于10月10日下午举行,但许多游客在上午参观了故宫博物院。根据那志良先生的《紫禁城五十年与我》,“10月10日上午,不到八点钟,神武门已经挤满了人。门在9点钟打开,人群冲了进来。真的很拥挤。”吴英先生还在同一天的《故宫五年》中记录了他来到故宫的情景:“故宫是如此的孤独,并没有因为公众的赞助而失去它的制作,它在所有的人群中脱颖而出!这是成千上万人走上街头的一天。我想利用这个国庆假期来一睹几千年来神秘的矿藏。石喻到达宫殿稍微晚了一点,因为他在旅途中几次没能上公共汽车。入口是他的家人和三个或更多的朋友一起进入的。他在继续前进之前,与尘世宁静宫的东面隔绝了两个小时。”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人群非常拥挤,他们堵塞了宫殿里的所有通道。

除了聚集了古代建筑艺术精华的宫殿建筑群外,还以各种展览的形式向普通观众一个接一个地展示了宫殿禁地的原貌以及藏在宫殿里的艺术珍品和少数人欣赏的精美文物。因此,参观展览的公众熙熙攘攘。当时,那志良先生负责展厅的安全。根据他的描述:“展厅的拥挤状况甚至更糟。想进去的人不能进去,想出来的人不能离开。那天,我被指派去照看外东路的阳星厅。这里展示的图片有结婚照、南方旅游照等。它们画得很精致,既优雅又受欢迎。人们看得越多,他们就越感兴趣。他们停在那里,不走。他们身后的人一个接一个涌了进来。他想出去就不能出去,所以房间被堵住了。我起初站在那里,喊着让门边的人出去,让后面的人一个接一个地放松下来。没人注意。后来,我坐在凳子上大叫,但它仍然无效,只能听其自然。一位参观者穿着独特的颜色,这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看到当他进门时,他被夹在他后面的人和他前面的人中间。他为干馅饼做了馅。过了很久,他慢慢移动,然后被夹在中间。虽然他在房间里不时伸出脖子,但什么也没看见。他被夹在中间一个多小时,然后转向其他展厅。在这种情况下,恐怕没有几个来访者。这一天,我关心的展览室里没有发生事故,在其他地方,只有一些小事情,比如打破栏杆,这真的很幸运。”

故宫博物院的开幕是一件轰动事件,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吴英和那志良的描述来自创始人的角度,公众有什么样的反应?当时,许多报纸对这个问题发表了评论。其中之一,《两次中东参观故宫的故事》(The Tale of Two Middle East visit to the Palace Museum)受到高度赞扬:“昨天和两天前,当故宫完全开放的时候,这座宫殿几千年来的尊严,曾经梦想不到的,今天却被稍稍打破了。也就是说,它让我们向前迈进,向外看,并嘲笑它。可以说,这并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唯一一种追求治理、利润和分享的现象。”这篇文章还描述了人们热情地参观的场景:“然而,由于宫殿有许多曲折,许多人狭窄而汹涌,它太拥挤而不能转向一边,寺庙里几乎没有空间,有许多人在移动,游客忍不住自己...门被打开后,一对金狮蹲在门周围,发出叮当声,或者你不知道为什么宫殿不是主人的。”

当然,社会上也有一些对故宫博物院筹备工作的批评。10月13日,《社会日报》发表了著名记者林白水的一篇文章,题为“对故宫的不满”他首先感慨道,“当时,游客们都很困惑,每个人都很满意自己。在经历了3000年的朝廷禁令后,一旦获得解放,安德鲁不会感到惊讶,会有无尽的感情。”接着批评故宫博物院的筹备工作:“自委员会接管故宫博物院以来,筹备工作已经完成了一年。时间不会太短。表面上看,聚集的人才不多。然而,委员会的所有成员通常只关心如何联系军阀,如何使用邪恶力量对付敌人,以及如何保持他们的地位。然而,适当的准备不得不被忽视太多。因此,一旦开幕式举行,表演将是意想不到的,结果必须是一样的。他把它与紫禁城的保护和政治意义上的文物收藏结合在一起。没有地方放它是恰当的。如果我们想改组委员会,除了政治家和党员之外,我们必须找到其他有能力的人。这是游览故宫的人应该迫切注意的重要建议之一。”

不管是赞扬还是批评,人们仍然对这座新生的故宫充满期待和热情。1925年10月10日下午2点,故宫博物院在甘庆门广场举行盛大的开幕式,由临时董事会主任庄云宽先生主持。故宫博物院宣告成立,以紫禁城北部的清朝皇宫为主要遗址。洁净室改造委员会主席李玉英首先报告了故宫博物院的筹备过程。随后,前摄政总理皇甫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故宫博物院向公共场所的转变取决于当时军队和警察当局的力量。从那以后,博物馆变得完全公开,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此外,今天法院的开幕是双十节,紧接着是国庆节和两层楼的博物馆纪念活动。如果博物馆遭到破坏,那就是中华民国的节日,我们应该一起保卫它。”前外交部长王郑挺在一次演讲中说:“今天故宫博物院开幕,我有两种感觉:一是真正恢复民权,二是特别纪念双十节。”驱逐溥仪出宫的林忠再次谈到了“逼宫”的话题:“大家都听说过“逼宫”这出戏。人们还指出,我去年所做的是“逼宫”,但他的“逼宫”是为了升迁或成为皇帝。我为中华民国和公众强行建造了这座宫殿。”当时,蔡廷堪、余有仁、梁缘等政治领袖和名人也纷纷发言,祝贺故宫博物院隆重开幕,呼吁各界大力支持。

从那以后,虽然紫禁城的南北区域由两个不同的单位管辖,即古物展览中心和故宫博物院,但紫禁城不再有禁区,整个紫禁城已经成为一个国家博物馆,允许普通人自由进出。1948年两所学院合并后,故宫博物院覆盖了整个紫禁城地区,并且一直延续到今天。

主持故宫西迁保护工作的马恒先生曾经说过:“我国的博物馆事业还处于起步阶段。民国以前,没有博物馆。自从民国二年政府把奉天和热河宫的文物搬到北京后,它们就一直陈列在吴英和文华的大厅里,并建立了一个文物展厅,这个展厅已经开始形成一个博物馆。此外,大型博物馆尚未被发现。是的,从故宫博物院。”故宫博物院的开放是民主革命的又一次胜利,也是中国社会历史性变革的明显标志。它不仅是一座博物馆,而且象征着封建君主制的彻底终结,皇家权威和尊严的彻底破坏,以及民主共和国概念的进一步深化。

故宫博物院是在明清故宫及其藏品的基础上建立的。它是一个以明清皇家历史、宫殿建筑和中国古代艺术为主要内容的综合性国家博物馆。它拥有世界上最大、保存最完好的木质建筑综合体和超过186万件珍贵藏品。它也是世界著名的文化遗产。今天的故宫博物院长期以来一直是公众可以感受历史魅力和古人智慧的地方。这里的人们欣赏文物的丰富内涵,探索古今文化基因。

资料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徐炳斌

流程编辑:孙玉杰

高频彩app下载 万博体育app 摩斯国际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